大哥大嫂收安,

經過了幾個禮拜,仍未能了解為什麼。

但常在這種心情下去回想過去的一切,

還是得歸恩於上帝,因為有很多甜美的事浮現,

其中最深刻的莫過於他那無邪及幽默之後的笑容。

沒有向知道寧祈的人提起,

但人們已由公報得知消息。

已是初秋,正如梭羅在卡片封面所說:

「每根草,每片葉,都在適切的節期凋落,

但卻都如當初發嫩茁長時一樣的美。」

只記得最後一次他那無邪但在幽默之後的笑容,

在去年暑假回去,

我跟他玩的時候,我問他最大的志願是什麼,

他說: 「死後買個最貴的盆子放他。」然後他就無邪且幽默地笑了一番。

很難讓像他這樣的人走……。

也因為他,我覺得自己也開始更加的懷鄉,

懷念載著他在東山田間踏青的逸趣;

懷念他那執拗的堅持,自小就顯現;

懷念他瞇眼裝睡的樣子;

以及挺著肚子裝老闆的樣子,

願上帝與您們同在

祝 神恩永偕

宏哲;毓文敬上

1994/09/20